公司动态

东阳律师 涉嫌信用卡诈骗罪

案情简介

嫌疑人孙某某,女,1979年2月13日出生于上海市宝山区,户籍地上海市宝山区,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本市普陀区。

嫌疑人孙某某原系某单位在职员工,于2009年离职,嫌疑人孙某某的丈夫刘某某自2008年起经营装饰装修工程,孙某某夫妻育有一子,嫌疑人孙某某自2009年离职后即在家相夫教子。

2012年初,嫌疑人孙某某发现丈夫刘某某心事重重,在嫌疑人孙某某的再三追问下,孙某某的丈夫告知孙某某自己承包工程的工程款没有及时收到,目前资金链出现问题,嫌疑人孙某某想到自己一直在家,这几年没有帮丈夫分担家庭的经济压力,心中有些自责。

2015年9月,嫌疑人孙某某想到可以办理信用卡透支现金,以此解决丈夫刘某某的燃眉之急。2015年9月,嫌疑人孙某某虚构工作单位以及相应的收入信息,以本人名义向光大银行申领了一张信用卡,先后透支了十一万元,光大银行多次以电话、信函等方式催收,截止案发还有六万余元没有归还。2015年10月,嫌疑人孙某某同样虚构工作单位以及收入信息的方式,以本人名义向平安银行申领了一张信用卡,后在无力归还的情况下仍然透支使用,平安银行多次以电话、信函、甚至上门讨要等方式催收,截止案发还有六万余元没有归还。

嫌疑人孙某某将上述透支的款项基本都交给丈夫刘某某用于资金周转,关于款项的由来,孙某某则选择对丈夫刘某某隐瞒,谎称是从自己娘家借来的。

2015年4月13日,平安银行以及广大银行就孙某某恶意透支信用卡一案向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报案,并向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提交孙某某申请办理信用卡的资料,信用卡交易明细等证据材料。2015年4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将嫌疑人孙某某以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刑事拘留,同年4月17日延长刑事拘留期限至三十日,同年5月20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将嫌疑人孙某某批准逮捕,于同日由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执行逮捕。

二、办案思路

辩护人接受委托后,到宝山看守所会见了嫌疑人孙某某,办理了委托手续,与嫌疑人孙某某了解了案件的事实情况以及具体到案经过,辩护人正式介入本案,并且梳理了本案的办理思路。

首先,辩护人考虑到本案非暴力性犯罪,家属在案发后已经帮助被告归还了两家银行的本息,嫌疑人本身是上海本地人,可以保证随传随到,嫌疑人的案件有取保的可能性,辩护人准备先向公安机关为嫌疑人孙某某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尽可能争取让嫌疑人先取保候审。

其次,关于本案嫌疑人恶意透支的金额,是本案影响量刑的重要情节之一,辩护人准备做详细分析,因为按照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之规定,犯信用卡诈骗罪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结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恶意透支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也就是说,恶意透支的金额如果达到十万元以上,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按照嫌疑人孙某某的情况,恶意透支的金额十二余万元,在没有其他情节的情况下,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介于此,辩护人将本案嫌疑人恶意透支的金额作为本案的重点审核内容之一,辩护人将详细了解截至本案案发,嫌疑人没有归还的金额是否全部都是属于恶意透支,是否都是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光大、平安两家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没有归还的情形,如果有不是恶意透支的部分,那么应当将该部分不属于恶意透支的金额在本案中扣除。

最后,辩护人将详细了解本案嫌疑人孙某某是否具备从轻或者减轻处理的情节,是否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并将上述情节进行详细的说明,以书面刑事提交司法机关,尽可能为孙某某争取从轻处理,让孙某某早日回归社会。

三、争议焦点

辩护人通过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以及详细分析本案的全部证据材料,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是否成立自首?如果构成自首,嫌疑人孙某某的情况是否可以适用缓刑?

关于自首的问题,根据嫌疑人孙某某的自行陈述,公安机关是在嫌疑人的家中将嫌疑人抓获,之后传唤至公安局,但在公安机关到达嫌疑人住所之前,平安银行的工作人员高某某已经电话通知过孙某某,平安银行已经报案,三刻钟左右民警就会到嫌疑人住处,嫌疑人知晓后,打开家门,在家中等待民警到达,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之规定,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视为自动投案。因此,按照嫌疑人的陈述,嫌疑人的行为很有可能构成自首。如果公安机关出具嫌疑人到案的详细经过,内容与嫌疑人的陈述一致,或者是嫌疑人孙某某陈述中提到的高某某,是高某某告知嫌疑人银行已经报警的情况,高某某的陈述如果与嫌疑人的陈述一致,两个方面只要能核实到其中任何一个方面跟嫌疑人孙某某的陈述一致,辩护人认为就可以证实嫌疑人的行为构成自首.

关于缓刑的适用问题,按照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之规定,犯信用卡诈骗罪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结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恶意透支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也就是说,恶意透支的金额如果达到十万元以上,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恶意透支的金额如果十万元以下,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案中,嫌疑人孙某某恶意透支的金额十二余万元,在没有其他减轻情节的情形下,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基于上述情况,嫌疑人孙某某是否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按照刑法之规定,缓刑仅针对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如果嫌疑人的刑期本身就是属于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那么明显不符合适用缓刑的前提条件,但是,如果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成立自首,按照法律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减轻处罚,如果可以对嫌疑人减轻处罚,嫌疑人孙某某就有适用缓刑的可能,因此,嫌疑人是否具有自首情节是嫌疑人是否可以适用缓刑的前提。

四、具体工作

侦查阶段

辩护人在侦查阶段会见了嫌疑人孙某某,与孙某某了解了案件的事实情况,同时告知孙某某关于信用卡诈骗罪的相关法律规定。辩护人在与孙某某的沟通中,了解到孙某某信用卡诈骗的行为属于恶意透支的情形,使用的是自己的信用卡,并非冒用他人或者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行为,孙某某的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另外,辩护人在跟孙某某家属的沟通中得知,案发后,孙某某的家属已经代表孙某某将两家银行的本息全部归还,介于上述情况,辩护人认为孙某某的案件存在取保候审的可能。

辩护人在与孙某某以及孙某某的家属确认了本案的基本情况以及还款情况后,与案件的承办警官进行了沟通,再次确认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同时也告知了承办警官孙某某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认罪、悔罪的态度,愿意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辩护人为孙某某向公安机关提交了书面的取保申请申请书,辩护人在材料中提出孙某某的犯罪行为情节相对较轻,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拖欠银行的本息已经全部归还且家属愿意为孙某某提供保证人或者保证金等情节,希望公安机关能够对孙某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承办警官收到辩护人提交的书面材料后,与辩护人以及孙某某的家属进一步了解了情况,承办警官表示孙某某的情况有取保候审的可能,但需要上级领导的审批,承办警官将辩护人提交的材料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提出对孙某某取保候审的申请。

处理结果:

辩护人与公安机关在案件办理期间进行了多次沟通,公安机关也对孙某某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但是,在孙某某案件申请取保候审的最后审批中,公安机关考虑到孙某某恶意透支的金额巨大,按照法律规定可能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况较为严重,最终还是维持了孙某某的强制措施。6月20日,公安机关以犯罪嫌疑人孙某某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将该案移送宝山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6-10 11:15:11  【打印此页】  【关闭

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联系人:   李侃 律师
办公电话: 0579-86691197
联系电话: 15925966885
地    址: 浙江省东阳市广福东街23号总部中心C座19层1907室
李侃律师:15925966885
  • 东阳律师网 版权所有 2018 浙ICP备18164785号-1 技术支持:东阳双羽科技
  • 李侃律师:15925966885
  • 东律网由李侃律师团队发起创建,由多名十多年执业经验的资深东阳刑事律师提供东阳免费法律咨询与法律服务。东阳律师网提供东阳婚姻家庭,遗产继承,房产纠纷,刑事辩护,劳动纠纷等法律知识科普。东阳找律师,就上东律网! 网站地图